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5 13:39:55  【字號:      】

一級恐怖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一級恐怖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一級恐怖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這一次雙周記我也想繼續談談歷史的話題,一方面因為對組合近期戰勝指數的情況是滿意的,持倉待漲就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美的摩擦,一些社會沖突,也引發我的思考。

在五百年以前,有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屢次戰勝還差點滅掉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國家,叫做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先是在年攻占了君士但丁堡,打通了歐亞非的連接(成為《人類群星閃耀時》等眾多文學紀念的歷史時刻)。然后又連續擊敗波斯、埃及,吞并東歐諸國,他最強大的時候領土比西歐諸國之和大得多,阿拉伯的文化、財富也比西歐領先,年葡萄牙人攻打摩洛哥,感嘆到:“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像豬圈”。

在這個背景下奧斯曼的穆斯林帝國和基督教文明展開了數百年的對抗攻防,首先是北非的穆斯林海盜得到帝國認證,持續的掠奪南歐海岸線,那種燒殺搶掠的殘暴過程和西方后來在大航海時代干的事一模一樣,打下一個大城市后,一個基督教奴隸的價格就會暴跌到不如一個洋蔥。其中最著名的海盜就是巴巴羅薩,后來他弟弟被蘇丹任命為奧斯曼海軍司令。

然后,帝國沿著地中海東部開始西進,西歐諸國是亂哄哄一盤散沙,法國還在和西班牙干仗,威尼斯共和國也不是都聽教皇的,而帝國是什么樣呢,每一代蘇丹繼位的風俗,都是要把兄弟們全殺光,而且必須用對外戰爭證明自己的成績,所以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多民族的生力軍源源不斷,因此很多島嶼和城堡的攻防戰,穆斯林都是以多打少,羅得島、馬耳他的守軍固然可歌可泣、慘絕人寰,結果是一個接一個的要塞落入蘇丹手中。

直到奧斯曼打到離羅馬教廷不遠了,西歐感覺快完了,才真正建立起“抗奧統一戰線”,即使這樣聯軍也是爭執不斷,各懷鬼胎。然后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生了勒班陀大海戰,這場戰爭的場面是這樣的,四小時內兩百多艘戰艦被擊沉,萬人死亡,奧斯曼艦隊大敗,死亡人數再次超過這次的戰役要到四百年后的一戰了。為什么是偶然呢?因為背后的西班牙國王不想真打,但是他弟弟是主帥,年輕氣盛想立功;本來已經到了深秋不再適合開戰了,但是穆斯林軍隊屠殺凌遲投降將士的消息讓部隊激憤起來,一路猛沖到了土耳其海軍巢穴勒班陀;而奧斯曼軍隊本來可以不出海耗死對方,但是“中央集權”下蘇丹有令,必須殲滅一切遇到之敵,奧軍統帥只敢機械執行;然后是威尼斯已經發明出側舷炮(以前只有船首炮),技術進步了,開局就打掉了奧斯曼一翼。

海戰固然刺激,但是沒有動搖奧斯曼的根本,十年之后奧斯曼就用比這次數量還多的艦隊橫行地中海了。然而,重點是,為什么后來土耳其慢慢就不行了呢?一盤散沙、各方面都不如穆斯林的基督教文明卻最后迸發出巨大活力,后來進入大航海、大殖民、一直到工業革命,一路領先呢?

我的一些理解是:第一,短期優勢看實力,長期優勢看多樣性和顛覆式創新。奧斯曼帝國的集權可以把武力和資源最大化使用,實力最強,但他是個農業游牧文明,觀念落后的國家,沒有變通、叛逆和底層創新,對比西歐當時苦于被土耳其切斷了和東方的貿易之路,被阿拉伯商人敲詐壞了,被逼轉向向大西洋發展,因為歐洲是多半島多國家(半島和海岸線復雜就難以建立統一國家,對比東北亞這邊就一個大的半島,沒有半島就容易統一),宗教分化(基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不一致),所以沒有統一意見,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競賽,哥倫布游說這個國王不成就找下一個,最后海員們掌握了大西洋季風規律,實現了遠洋航線,發現了新大陸,歷史性的創新是不斷試錯,被逼出來的呀。

第二,奧斯曼的權力組織模式是落后的。蘇丹靠近衛軍鐵桿支持,但封閉社會下近衛軍必然走向世襲制,就是沒落的開始,八旗子弟的祖先多厲害?《虎狼》這本書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圍繞著皇帝的官僚集團也逐漸走向封閉腐敗,撲滅了帝國內部很多想學習西方文藝復興、科技進步的新興力量。類似的例子,蘇聯科學家在五六十年代就發現可以用計算機來建立遍布全國的信息管理網絡,并且得到了勃列日涅夫的支持,這可比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提前了年,但是這些偉大的設想都被國家計委“精明”的否決掉了。這也是我們一再說的“大未必強,大可能妨礙強”的道理。

第三,當時西班牙已經發現了新大陸,源源不斷的黃金被運給西班牙國王,雖然歐洲在被奧斯曼搶掠,但歐洲能從新大陸再搶,也不慌了。而歐洲金銀盈余后,對奧斯曼的貨幣開始升值,奧斯曼沒有經濟的概念,也不知為何土耳其人都愿意用西班牙金幣,窮兵黷武后遇到通脹和貨幣貶值,軍隊開始嘩變。

回顧西方的歷史想說明什么呢?

第一,不要簡單主義。西方創造了燦爛的文明,但這個過程充滿了殘酷的競爭、曲折的斗爭,每個毛孔都流著血;浇毯\姷臐{帆船底層都是扣著鐵鏈的穆斯林奴隸漿手,穆斯林戰艦的底層都是鎖著基督徒奴隸漿手,被鎖在那里就是一輩子,大小便都在凳子上,每天只能吃黑餅干。競爭是殘酷的,文明是多種因素綜合形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如果有了一點文明,有了一點財富,要珍惜這背后的來之不易。不要認為上街扔磚頭就能推動社會進步,簡單化的以為 “燈塔國”就會帶來幸福吉祥,歷史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過程。俗話說的好,你能有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

第二,開放帶來進步。亂哄哄的西歐,勾心斗角、屢戰屢敗的西歐其實比兵強馬壯、戰無不勝的奧斯曼帝國更進步,絕不是他們更聰明,而是因為沒有資源稟賦,只能到處闖蕩,腦袋沒有醬住。

最后再繞回到投資上面說,企業的發展和文明的逐鹿天下相比是不是簡單多了?但是不要簡單化,也要包容一些亂哄哄,允許有活力的企業帶著錯誤前進,就像蕭伯納說的:一切偉大的真理開始時都是大逆不道的。

一級恐怖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网络捕鱼游戏大厅 跟计划倍投为什么会输 捕鱼王游戏平台 单机波克斗地主旧版本 今天股票行情大盘走 南宁麻将13幺怎么胡 四川金7乐遗漏号 富婆看图中一肖一特 中国一重股票股吧 金都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