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健康養生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2020-06-05 05:27:18  【字號:      】

耳濡目染的近義詞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耳濡目染的近義詞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耳濡目染的近義詞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號)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城地股份”,.SH)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至年月日,城地股份、香江科技及相關方展開談判,商談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相關事宜。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萬股,買入金額.萬元,虧損.萬元。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班嵣健辟~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號)顯示,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萬股,買入金額.萬元,實際獲利.萬元。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瓣惸撑d”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萬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城地股份官網顯示,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年,年月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簡稱:城地股份,股票代碼:)。城地股份目前實現云基礎設施服務產業與地下基礎工程產業雙輪驅動同步發展。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領先的云基礎設施服務商,總部位于國家級開發區鎮江新區。年,香江科技實現與主板上市公司城地股份的資產重組,依托雄厚的資本實力,迅速打通IDC行業從設備端到運營端的全產業鏈,提供從信息基礎設施到數字城市整體解決方案的服務及實施運營,進一步提升了IDC產業鏈上下游系統化綜合競爭實力,助力數字城市建設。

據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為香江科技前法定代表人沙正勇,已于年月日卸任。截至年月日,香江科技第一大股東為沙正義,持股比例為%。沙正勇為城地股份第二大股東,持有.萬股,持股比例為.%。

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為城地股份副總裁劉國鋒,自年月日起擔任此職務。截至年月日,劉國鋒持有城地股份.萬股。

年月日,城地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項停牌,月日,城地股份《重大資產重組申請繼續停牌公告》表明了資產重組標的為香江科技%股權。月日,城地股份《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復牌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年月日起復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稱,上市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沙正勇、謝曉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標的公司.%股份。經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友好協商,本次標的公司.%股份的交易價格確定為.億元,其中股份對價為.億元,現金對價為.億元。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審計報告》。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將有關該重大事件的情況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證券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予公告,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法律后果。下列情況為前款所稱重大事件:

(一)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經營范圍的重大變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和重大的購置財產的決定;

(三)公司訂立重要合同,可能對公司的資產、負債、權益和經營成果產生重要影響;

(四)公司發生重大債務和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違約情況;

(五)公司發生重大虧損或者重大損失;

(六)公司生產經營的外部條件發生的重大變化;

(七)公司的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監事或者經理發生變動;

(八)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

(九)公司減資、合并、分立、解散及申請破產的決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訴訟,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無效;

(十一)公司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十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規定的其他事項。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下列信息皆屬內幕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配股利或者增資的計劃;

(三)公司股權結構的重大變化;

(四)公司債務擔保的重大變更;

(五)公司營業用主要資產的抵押、出售或者報廢一次超過該資產的百分之三十;

(六)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可能依法承擔重大損害賠償責任;

(七)上市公司收購的有關方案;

(八)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認定的對證券交易價格有顯著影響的其他重要信息。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原文: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鄭山,男,年月出生,住址: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鄭山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鄭山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沙某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鄭山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存在聯絡接觸

鄭山與內幕信息知情人沙某勇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及微信語音通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當面接觸。

(二)“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交易情況

鄭山本人名下“鄭山”賬戶于年月日開立;于某吉系鄭山岳父,其名下“于某吉”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月日,由鄭山決策,上述兩個證券賬戶合計買入,股,買入金額,,.元,虧損,.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鄭山”證券賬戶的資金部分來源于賣出其他股票所得,部分來自鄭山及其妻子名下銀行賬戶轉入;“于某吉”證券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鄭山安排轉入的萬元。

(四)鄭山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鄭山”賬戶、“于某吉”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基本一致,交易金額放大,交易習慣與以往不同,借用他人名下證券賬戶,虧損賣出其他股票,向他人借入資金買入,撤單后以更高價繼續申報,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鄭山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鄭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對鄭山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廣東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號

當事人:陳海容,男,年月出生,住址:上海市浦東新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對陳海容內幕交易上海城地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地股份)股票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陳海容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城地股份年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始考慮轉型,希望在房地產業務之外增加一個核心業務,抵御經營風險。香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江科技)主要從事數據中心建設集成設備的生產和運營(簡稱IDC)業務,從年開始一直在尋求被上市公司并購。年月日,擔任香江科技財務顧問的海通證券投資銀行股權融資&并購部浙江業務負責人楊某劼將其推薦給了城地股份投資總監周某。

年月日,周某將有關資料發給城地股份董事長謝某東。謝某東表示對該標的有一定的收購興趣,安排周某繼續跟進。

年月日起,周某陸續與楊某劼、海通證券并購基金部門領導江某紅等開會,了解IDC行業基本情況,轉達謝某東的并購要求,收取香江科技的基本財務情況、海通證券并購基金前期做的盡職調查報告、楊某劼制作的《城地股份重組方案簡析》等,轉發至劉某鋒、謝某東。其中,上述重組方案明確提及香江科技估值億元、支付方式為股票加現金等內容,另外還包括香江科技的老股轉讓,保證收購后謝某東能繼續持有城地股份的控制權等內容。

年月日,香江科技股東上海愷潤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愷潤思)的孔某華、任某欣,香江科技股東上海灝丞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王某東,周某、江某紅、楊某劼在上海會面,周某表示城地股份對收購香江科技有興趣,王某東介紹城地股份人員與香江科技實際控制人沙某勇見面。當晚,楊某劼、謝某東、周某與沙某勇在上海虹橋元一希爾頓酒店見面,面談重組事項。城地股份對沙某勇提出的對香江科技估值不低于-億元、PE不低于倍無異議;沙某勇愿意繼續談重組的細節安排,還和孔某華分別告知香江科技董事長吳某并征得吳某同意繼續談重組細節。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與海通證券并購融資部總經理孫某辰、楊某劼見面,確認不存在政策障礙。當日,謝某東、周某、城地股份執行總裁劉某鋒、董秘陳某民和楊某劼前往愷潤思,請孔某華代為向香江科技各股東轉達并征求對“%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的意見。

年月日,周某和楊某劼一起去香江科技調研,香江科技的財務總監吳某林進行接待。

年月日起,香江科技內部各股東、城地股份、財務顧問海通證券繼續溝通“%股權+%現金”的支付方式。

年月日,楊某劼通過微信向周某發送了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的時間安排表,并推薦審計機構(后因故未聘請)。

年月日,香江科技根據慣例召開年會,并邀請了城地股份,謝某東、劉某鋒、周某、陳某民四人去鎮江參加了香江科技年會,并參觀了香江科技公司。

年月日,謝某東、周某和沙某勇在上海的隱溪茶館見面,繼續溝通承諾利潤完成的可能性等收購細節。

年月日,城地股份董秘陳某民電話通知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謝某,告知城地股份收購香江科技事宜,并就有關問題征求謝某意見。

年月日,由于城地股份所屬板塊指數偏離大盤較大,楊某劼向謝某東建議股票停牌。

年月日,城地股份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因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若相關事項經論證屬于重大資產重組,則轉入重大資產重組程序,公司股票自月日起開始停牌。

綜上,城地股份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沙某勇、謝某東等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香江科技%股份,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所規定的“公司的重大投資行為”,相關事項屬于《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年月日至年月日。劉某鋒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時間不晚于年月日。

二、陳海容內幕交易“城地股份”情況

(一)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存在聯絡接觸

陳海容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劉某鋒是多年好友,平時工作也會經常接觸。二人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次電話聯系,并分別在年月日、月日和月日當面接觸。

(二)“陳某興”賬戶交易情況

陳某興系陳海容父親,其名下“陳某興”賬戶于年月日開立。年月日至日,由陳海容決策和操作,“陳某興”賬戶合計買入“城地股份”股票,股,買入金額,,.元,實際獲利,.元。

(三)交易資金情況

“陳某興”賬戶買入“城地股份”股票的資金主要來源于陳海容的萬元及其母親名下銀行賬戶轉入的萬元。

(四)陳海容買賣“城地股份”的交易異常特征

“陳某興”賬戶的資金變動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動、公開時間基本一致,買入“城地股份”時間與內幕信息知情人聯絡接觸時間高度吻合,交易“城地股份”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交易額明顯放大、開戶以來首次交易、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僅交易單一股票等,交易特征明顯異常。陳海容對上述異常交易行為不能提供正當理由或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公告、會議記錄、相關人員談話筆錄、通訊記錄、銀行及證券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陳海容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

沒收陳海容違法所得,. 元,并處以萬元罰款。

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將罰沒款匯交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我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日內向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廣東證監局

年月日

耳濡目染的近義詞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nba上海 精准二码免费公开 财神捕鱼游戏网址 中超免费直播视频3 血战麻将源码 姚记棋牌首页 4612网站 万国数据股票 吉林长春麻将 正规分分彩计划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