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養生網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養生網_發布時間>  【字號:      】

脂肪隆胸后能吃什么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脂肪隆胸后能吃什么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脂肪隆胸后能吃什么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朱文佳第一次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演講

通用搜索正在成為今日頭條新任舵手實現增長的武器。

今年是今日頭條第五次舉辦創作者大會,也是今日頭條APP這款產品發布的第七年。在月日舉辦生機大會上,今日頭條新晉CEO朱文佳的開場演講中,第一個話題就提到了搜索。

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依舊未公開露面,這曾是他與外界公開溝通最重要的舞臺。他正在將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推向臺前,去年是陳林,今年是朱文佳。

鈦媒體了解到,朱文佳于年加入字節跳動,主要負責算法相關的工作。此前,他曾在百度任職。據媒體報道,今年月,朱文佳已經是今日頭條的實際負責人,向陳林匯報。月,朱文佳作為新晉的今日頭條APP負責人,改向張一鳴直接匯報。

朱文佳是業界知名的架構師,曾是原百度的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楊震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將,楊震原于年受到張一鳴邀約,離開百度入職字節跳動,負責廣告和和推薦兩大核心系統,完成了今日頭條內部重大的技術升級。次年,朱文佳入職。

正式上任不到一年,陳林就卸任今日頭條CEO,外界一度質疑其因陷入增長瓶頸,而被邊緣化。但字節跳動方面否認了相關論調。鈦媒體了解到,今日頭條原CEO陳林目前負責創新業務,以及教育相關業務。

接棒陳林,繼續試探邊界

接管今日頭條之后,朱文佳也相繼接管了西瓜視頻和皮皮蝦,這三款產品在內部被劃歸為“大頭條體系”。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敝煳募言诮邮茆伱襟w等采訪時說。

此前,朱文佳大部分時間,是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的算法工作上,包括今日頭條APP,以及短視頻產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方法和產出相對確定。

但是成為大頭條系的負責人之后,需要做決策的場景更多,項目的選擇,項目的切入點,產品上線時間,上線測試留存優化等,都成為讓他焦慮的地方。

或許,朱文佳的焦慮是字節跳動這家公司的一個縮影。年,是字節跳動全面“四處出擊”的一年。從年初的喊話微信的視頻社交“多閃”,到最近熱議挑戰百度的全網搜索,這家誕生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公司,一直在不斷試探自己能觸達的地盤。

因而他們被問及最多的話題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什么?朱文佳給出的答案是,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豎一橫”。

朱文佳歸納出今日頭條的產品邏輯

這一豎一橫,橫軸是“內容載體”,縱軸是“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坐標軸的內容載體正在不斷延伸,換言之,今日頭條認為自己不存在邊界。

此前,一位今日頭條早期的員工告訴鈦媒體,張一鳴從不設限,但凡市場上別人做的不夠好,自己有能力做的更好的產品,都值得嘗試一遍。

“搜索”或成新武器

在首次以今日頭條CEO身份公開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提及的第一個關鍵詞是“搜索”。

“做搜索并非競爭驅動,而是基于產品使命和用戶需求!敝煳募驯硎,頭條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搜索是信息分發的一種基礎形式。用戶在頭條上看到一個內容,經常會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通過搜索,用戶能夠更精準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推薦引擎是信息找人,搜索引擎是人找信息。朱文佳想把今日頭條打造成為一個“通用的信息平臺”。而此前這家公司的愿景是做“全球創作與交流平臺”,由張一鳴在年今日頭條周年慶的內部年會上提出。

字節跳動在搜索上的造勢頗為高調。月初,他們官方發布了一則搜索招聘的新聞。事實上,朱文佳透露,年開始組建團隊通用搜索團隊,相關產品已經上線一年。

而今年搜索的步伐正在加快。在大會前幾天,網上流傳了一張安卓版本的今日頭條主界面圖。

今日頭條APP界面與內測版本之一界面對比圖

在這改版張圖中,搜索框已經被調整至頁面的核心位置,占據了首屏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推薦頁展現,從純feed流變為搜索框加feed流的組合形式。

今日頭條方面隨即公開表示,這一內測版本僅為小范圍試驗,并非正式上線。

獲得了強入口,搜索功能似乎將要被進一步強化。不過,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朱文佳稱,“只是測一下UI,真的不是一個很大的事情”。

當前,今日頭條有十幾個版本在跑AB測試,最終能否上線,主要看AB測試的數據情況,以及用戶訪談得知的主觀體驗。更重要的是,網傳的版本的目前在數據上反饋不大好,因而暫時不會采用。

單點難出奇跡

這樣的嘗試略顯激進,但也不無道理。

今日頭條正面臨增長的壓力。此前,張一鳴在-月CEO面對面會議上說,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萬DAU。

“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泵鎸﹃P于用戶增長的話題,朱文佳坦承,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比較快,一年漲至萬。但是最近一兩年,速度慢下來了,增長的曲線比較平穩。

想要做到增長并不容易。近日Quest 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新聞資訊行業基本已經到達飽和,整體行業增速.%。其中,在用戶規模同比增量上,今日頭條落后于騰訊系的三款產品。

年月新聞資訊行業APP用戶規模同比增量%

朱文佳將數據增長放緩歸因于“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泛資訊賽道有非?捎^的增長空間,至少是日活億級的市場。

泛資訊賽道空間足夠大,但目前沒有哪一款產品形成絕對的用戶優勢,各家正處于一種比較焦灼的狀態。

搜索引擎能成為信息分發產品的破局之道嗎?

對標百度來看,根據月日百度發布的年第三季財報,今年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億,同比增長%,據其月百度曾內部通報DAU突破的億稍顯回落;而據QuestMobile,今日頭條APP當前的日活躍用戶在.億左右。

“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敝煳募驯硎,從內部評測來看,現在頭條搜索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但也有提升的改進空間。

朱文佳告訴鈦媒體,一方面,與大家認知不同的是,搜索在技術上還有很多提升空間,近些年的新技術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通過做好內容改進搜索的思路,之前的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在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但這也很難再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大幅數據上漲,“大而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路。

由此而帶來的是,信息分發類產品趨同,各方陷入進入拉鋸戰之中。事實上,經過近些年市場和今日頭條的“教育”,包括瀏覽器在內,主流的內容類產品,都前后腳上線了機器算法驅動推薦功能。

而主營搜索業務的百度,也今日頭條的優勢業務短視頻上有所布局,投入一度相當激進,目前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等,逐漸在市場上有了一席之地。

“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敝煳募颜f,現在需要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李程程)

以下是鈦媒體等對話朱文佳實錄,經編輯:

媒體:目前在這種搜索擴充信息源的方面有哪些具體舉措?

朱文佳:先講一下我們做搜索的思考。首先,我們是觀察到用戶的一些體驗上的不滿,比如用戶在頭條上看到這個內容之后想搜一下,以前我們搜索做的不太好,用戶往往得不到他想要的信息,被迫跳出到其他地方搜索。

另外,來自我們對這個產品更理想的形態的判斷,大家可以觀察,大家還記得三年前的瀏覽器什么樣嗎?三年前的手百,三年前的QQ、UC瀏覽器,就是一個框對吧,F在長什么樣?現在打開好像很像今日頭條,就是一個信息流,一個視頻流。

很多產品向今日頭條的方向趨同,而且用戶是接受這種趨同的,這說明,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

首先搜索對推薦能促進,比如我最近搜索了航模,馬上信息流就提供了一些航模文章、航模賬號,提升我的推薦的體驗。如果用戶不搜索,推薦引擎不可能知道搜索當時當地你 的興趣,捕捉不到興趣的快速變化,有了搜索之后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的更準,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

推薦也可以幫助搜索,有兩點,第一點是激發了搜索興趣,我看到一篇文章之后,里面的一些名詞我會理解,去搜索一下;第二,整個內容生態會幫助搜索,比如前兩周我自己找一些搜索詞做了一些評測,發現有個用戶搜的是在云南哪里買翡翠好?

傳統的站外的結果其實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站內正好有個創作者跑到云南,他是實地去拍攝了翡翠交易市場,他拍給你看那個地方什么樣,翡翠長什么樣。這個結果其實是大大改進了搜索效果,所以整個內容生態的豐富可以改進搜索的。

第一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這種全網通用抓網頁的方式外,還有哪些搜索引擎也成長起來了?我舉個例子,最大的視頻搜索是什么?其實是YouTube,為什么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因為YouTube有內容。

那在中國現在還有哪些搜索引擎?雖然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我們想一想,大家是不是經常在公眾號搜索、在微信搜索,為什么?因為公眾號內容豐富。還有的人喜歡在微博里搜索,有的人在知乎里搜索,還有很多年輕的女性可能喜歡小紅書,在小紅書里搜美妝相關的內容。

這些搜索的產品是內容帶來的,所以把內容生態做好,有助于激發搜索,用戶在這里看到好的內容,下次搜索還會到這里來,所以我們覺得,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可以有機結合,這是產品發展的好的方向。既順應了用戶需求,也順應我們未來對形勢的判斷,所以我們會重點做搜索。不知道這個回答你是不是滿意?

媒體:我們的搜索會追求大而全嗎?

朱文佳:搜索引擎必須做到大而全,所以我們除了站內結果之外,我們也做全網通用搜索。搜索是標配,大家應該都了解,就是有爬蟲,在互聯網上把信息爬下來,建索引,做召回然后建排序,呈現給用戶。這套基本的流程,當然也都去做。

媒體:今日頭條目前的總用戶數增長情況是怎樣的?我們有哪些舉措保護今日頭條整個用戶的留存?

朱文佳:我是年加入頭條,早期今日頭條增長速度是比較快的,一年漲—萬。最近一兩年速度的確慢下來了,(曲線比較平穩),我們自己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本身這個賽道我們自己分析非常大的,泛資訊領域的需求,大家如果把所有瀏覽器加起來,把手百加起來,甚至大家去看一下微博,現在大家會發現微博的關注右邊是一個推薦,底部第二個是視頻,其實他也是在往推薦的方向,頭條的打法上靠近。

其實整個泛資訊賽道,我認真算過,每次我跟任何人講大家都會非常驚訝,這個賽道至少是億級的市場,空間足夠大。但是我覺得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讓用戶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家,所以呈現是現在多家相對來說比較焦灼的狀態。我們希望未來幾年踏踏實實把剛才說的幾件事做好,比如搜索、內容生態,做好優質內容、原創、視頻,最后確實讓用戶覺得你們的產品確實比別人做的好,那我覺得用戶一定會增長的。

媒體:我們之前每次生機大會都有一個比較明確的主題,千人百萬粉或者短視頻,今年好像沒有特別明確的口號提出,年頭條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剛才創作者扶持有介紹,我們希望看到頭條過去一年創作者平臺還是持續發展,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在頭條創造內容,同時也獲取流量、沉淀粉絲、獲得好的收入。未來一年,兩個方向的重點,第一是繼續更好的服務創作者基礎體驗,我們把創作者從創作到工具體驗,到我們的平臺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

第二點,剛才大會上提出了,我們希望明年能夠在創作者收入上做到更加普適,我們希望未來一年有一萬個創作者月收入達到萬,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創作者通過生產優質內容在這個平臺上獲得更好的收入。

剛才我們也講過一些具體措施,現在在平臺上已經有六組創作的變現渠道,同時我們明年也會陸續推出更多的變現手段,比如我們即將上線微頭條流量分成,以及在付費專欄、電商等方面,我們認為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在創作者收入變現提升上還有很大潛力挖掘,這是我們面臨的重點。

媒體:之前的CEO陳林是做產品的,做了很多新產品嘗試,您是算法背景,您對頭條的整個思路是什么?

朱文佳:其實陳林也是技術背景,他早期也是工程師出身,一鳴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其實技術背景跟做產品可以說沒有太大關系,不是說一定能做好,也不是說一定不能做好,首先其實沒有太大關系。第二點,其實之前的很多新產品是字節跳動公司做新產品,我們有時說頭條會把它理解成字節跳動一家公司(但這個其實不準確)。

我個人后面是做好今日頭條平臺下的幾個主力產品,我未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新的APP,還是把現在的幾個產品做好。

剛才說這個賽道很大,又很難,不能通過做一件事情很輕松,一個月做完上線,也不現實,就是比較熬的階段。比如說做手機,是不是做一個點手機就賣的好?其實不是,要把芯片做好、外觀做好、攝像頭做好、操作系統也做好,全方位的提升才有可能產生更大的競爭力。

媒體:去年生機大會的時候頭條有提出做小程序,今年在小程序上有沒有一些改變?之前頭條說做互動百科,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在完善功能體現上做了哪方面的工作?

朱文佳:互動百科我們首先還是做團隊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也重新制定了大的目標,之前可能互動百科還是受益于整個資源投入的限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希望將來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小程序首先它是這個產品必備的部分。第一你可以用小程序引入外部內容,無論是推薦和搜索都有用,如果你經常用頭條,比如豆瓣影評,可以用小程序擴充我們的內容生態。第二,小程序在商業化上也有潛力,可以幫廣告主做更好的轉化。

但是我覺得小程序不是你做了之后就漲億DAU的事情,這個預期的確太高了,小程序是一個必備點,你做了之后對產品有幫助,但不是能漲億DAU的事情。

媒體:今年今日頭條極速版增長很快,我們推出極速版想要承擔的作用是什么?有沒有一點是想要在下沉市場幫助頭條之類的產品?

朱文佳:最開始我們發現用戶下載APP的時候,因為頭條的功能比較復雜,有些在弱網情況下下載很慢,用戶就沒有耐心了,有些可能一半就取消了。所以我們做極速版還是希望用戶下載的時候體驗更好。也有一些功能,比如說金幣功能,但其實不是這個產品的主要功能。

媒體:電商值點剛好也是上線一年,它這一年有什么表現?

朱文佳:我們做電商肯定和淘寶、京東、拼多多差異非常大的,本質上我們是內容電商、粉絲電商,就是我看到這篇內容的圖書產生興趣就購買,或者我發現這個人講的特別好我就去買,這兩種模式下其實分布就會相對來說比較均勻一些。

整體電商我們的考慮,其實我們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賺錢的方式,而是幫助創作者賺錢。和上面你提到的這些平臺不一樣,電商業務不是我們的主業,它只是我們內容生態中的一個環節,是我們給創作者變現提供的一個補充手段。

媒體:您剛提到億DAU的市場是您判斷的一個泛資訊的市場,今日頭條希望在這個市場占多少?

朱文佳:首先我們還是優先思考產品的最大化社會價值,用戶體量其實只是一個結果。如果行業內的競爭對手和你做的一樣好,那可能會平分市場,而如果你做的更好可能就會分大頭。我們還是先把用戶體驗做最好,然后等待結果。

媒體:在PC時代,大頭可能是%。在移動APP時代,市場份額可能會有分流,如果占大頭你覺得頭條會是多少的占比?

朱文佳:現在說這個可能還太早。

媒體:之前有流傳一張截圖,關于今日頭條APP安卓的搜索改版,說在小范圍測試,不知道跑了這段時間測試結果如何,最終會改版嗎?

朱文佳:因為公司搭了一條比較好的AB test架構,所以現在有很多版本在跑,最后是否上線主要看兩點,一是AB測的數據情況,二是用戶訪談,看用戶的主觀體驗。我們會綜合評估。

媒體:我們看到的搜索內測版,可能犧牲了一些圖文內容曝光的范圍,您覺得對創作者生態來說是更友好還是更不利?

朱文佳:我印象里只是個小范圍測試。我們暫時應該不會上線那一版本。

媒體:剛才您在大會上提到一橫一豎,內部是不是有討論過除了搜索,頭條哪個橫和豎能對產品增長帶來更大貢獻?作為今日頭條CEO的OKR是什么?

朱文佳: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整個拼圖拼出來了。但剩下的是一個綜合能力比拼的階段,是看誰能把這個圖做的最好;氐轿覄偛诺挠^點,我覺得現階段已經不太存在一個點你很輕松的,一個月做完一個功能或產品,用戶體量就會大幅度上升。

今日頭條做通用信息平臺這個產品的難度就是很高的,因為需要我們同時做好推薦引擎、搜索引擎、內容生態,變現,創作者服務....只有所有部分都做好,你才可能讓用戶覺得確實好很多。整體來說,現在是綜合實力的競爭,并不是單點上短期能出奇跡的階段。

媒體:您現在的OKR是什么?最先會做的事情是什么?

朱文佳:我們的OKR一般分短期和長期。短期是我們希望上線哪些新的功能、哪些項目務必做完且用戶體驗達標;長期是內容生態優化,用戶體驗整體提升。怎么分解呢?像內容質量怎么控制,我們對什么是原創、非原創要弄清楚,我們的內容分層能不能更精準,我們的審核系統誤傷能不能更低,我們的編輯器后臺能不能對創作者更友好....OKR我們每個雙月都會更新一下,其實沒有很神秘,就是正常的工作溝通、對齊。

媒體:您跟陳林在產品和營收上具體是怎么分工的?

朱文佳:年加入頭條之后和陳林一直接觸很多,以前我們產品調整的時候就會約陳林聊一聊,聽聽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他很多幫助。這次業務調整,我當時在上海出差,又到美國出差,后來又到了上海,陳林找我說希望我幫他負責頭條。說我們約周五晚上點吧,但是那天正好下午,飛機飛到鄂爾多斯去了,我們是在周一、周二溝通的。

這次我和陳林也有溝通,發現陳林確實非常不容易,一邊是競爭壓力很大的頭條業務,一邊還要做公司的創新業務。

所以了解背景之后,再加上我對頭條是發自內心熱愛,當時我加入頭條是因為我覺得這個產品我確實能做得下去,而且確實很好。這次也是,每個人都可以用頭條,我們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陳林這段時間,就像剛才說的,確實非常辛苦,同時很多產品要組建團隊、優化效率、探索產品的可能性。他在教育這個業務上目前其實做了很多嘗試,有些有進展,有些可能壓力也很大,創新本身就是件很難的事情。

媒體:您剛說搜索業務要做到大而全,在當下流量越來越集中的移動端時代,內容源越來越封閉化,做到大而全的時候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您怎么做?

朱文佳:我認為內容源的封閉是前幾年,現在內容源正在走向開放。為什么早期的內容源封閉化?最早說封閉化不知道大家說的是不是公眾號,但公眾號的作者并沒有被公眾號買斷,你只要給他提供服務、提供流量、提供變現,他會來開賬號的,你會發現很多公眾號頭條上也有,百家號也有,微博上也有。

現在其實真正的一個形態是多平臺運營的形態,并不是走向封閉,現在更多走向開放了,因為大家發現只要我真正的為創作者好,給他流量,給他變現,給他服務,他會來的。之前封閉,可能是因為沒有服務好才封閉的。

有些是很細節的,只有創作者才知道。比如這個付款周期有點長,我們就會考慮怎么做才能縮短周期。有些創作者會問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推進,我們可能也把這個原因發給他,幫助他去改進。又或者編輯器改善。

媒體: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嗎?大概需要花多長時間可以做到搜索行業的什么樣的位置?

朱文佳:我覺得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肯定沒有奔頭。我們是年開始建團隊,年的時候加大對技術團隊的投入,目前我自己內測,我已經把搜索引擎遷到頭條了,我覺得體驗挺好的,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再打開其他的產品搜索了。

我們自己內部評測來看,認為現在基本在第一梯隊,用戶體驗確實不錯。當然也有改進空間,我自己之前還跟團隊聊,說感覺還是不夠好,F在的搜索引擎都還有提升空間,大家都有提升空間。搜索引擎并沒有走到完全提升不了的狀態。

媒體:你覺得提升空間在哪?

朱文佳:第一,技術真的有提升空間,這幾年技術發展比較快,這些技術還沒有被充分用上,還有提升空間,這可能跟大家的認知不一樣。第二,通過做好內容來改進搜索,這個思路是之前探索不夠的,內容是搜索的根本。這兩點上做好,幾年后搜索引擎可能比現在再上一個臺階。

媒體:剛您提到競爭壓力很大的產品,是想問您接手頭條之后你的焦慮感主要來自哪里?

朱文佳:第一個問題,壓力和焦慮,我之前大部分時間做算法相關的工作,頭條的算法或者短視頻的算法、小視頻的算法。當時我感覺做技術還好,因為相對來說方法相對確定、產出相對確定,不確定性要弱一些,所以我當時覺得工作比較充實,但是壓力還好。

接手產品之后感覺一座山突然壓過來,最近可能也是比較焦慮的,壓力也比較大,但是人是需要調整的,焦慮了一陣子,現在感覺沒有那么焦慮了,F在還是回到根本的問題,你不可能強迫用戶用你的產品,一定是為他提供服務,你就梳理一下哪些做的不夠好,我們做做用戶調研,做做創作者訪談,然后做做自己的評估。找到一個話點之后,我們再安排項目。

現在焦慮是我的項目選擇對不對,這個項目的切入點對不對?上線有點晚?上線測試留存是不是能夠優化一下。還有產品團隊的水平,大家多做一些交流,還是把精神焦慮轉化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就相對還好一點。

媒體:今日頭條的搜索從年到現在有沒有遇到明顯的挑戰或者困難?

朱文佳:早期的挑戰和困難是投入太小,搜索這個事情至少需要人團隊才能做好,早期只有幾個人,那個時候最大的困難是實在沒有人。這兩年把團隊建好之后,其實發展非?,一個是搜索體驗,我們會看到內部打分,一開始就很差,現在已經做到業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個,數據,當我們體驗比較差的時候,人均搜索量是偏低的,我們看到搜索體驗的提升有比較大的正相關性。目前搜索量其實還是比較高的,客觀來說比較高,但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們認為還不夠高。

媒體:優勢是什么?

朱文佳:做好搜索有四個點比較關鍵,第一點,技術,你要把排序做準,剛才說整個搜索的技術架構都跟業界我們知道的公司不一樣,因為我們在推薦引擎上探索出來一套機器學習,后來把這套架構遷移到搜索上,所以我們現在的搜索架構跟百度不一樣,包括一些的底層的算法不一樣。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首先效率很高。

第二是內容生態,這是不能急的事情,你不可能自己創作,你要讓創作者創作,你不能強迫創作者創作,這是一個長期的事。

第三,做好內容質量。推薦引擎中內容質量是更容易做的,因為傳統搜索引擎用戶一點就出去了,他在頁面上滿不滿足你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把內容生態做好,如果我們類比一下,YouTube對一個視頻是充分理解的,因為它知道是哪個賬號發布的,多少人看,普通人多少人看,粉絲多少人看,多少人收藏、點贊,收藏之后用戶會不會繼續看,用戶有沒有發評論,哪些評論是標題黨,那些真的很有幫助,寫的太好了,謝謝你。有了這么多信息之后,其實你是對內容質量有更好的判斷的。所以我覺得第三點是,把內容質量做下去,有些結果是不太缺的,有些結果只是標題看上去飄很多。

第四,產品的初心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搜索里某些模塊對用戶體驗有損失,而又能帶來巨大收入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是不會做的,我們也堅持這個初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脂肪隆胸后能吃什么




(成都養生網)

附件: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提供健康養生常識、養生之道、食療養生、運動養生等其他知識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捕鱼送彩金10 中国体育顶呱刮中奖图 体彩e球彩怎么看中奖 捕鱼平台下载 白城老友麻将下载 广东推倒胡麻将技巧 25选5开奖时间 美女捕鱼云南 模拟炒股软件 炒股游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