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養生網_主關鍵詞>

文章來源:SEO    發布時間:<養生網_發布時間>  【字號:      】

燒烤會計初級-天津會計網-中級財務會計報表學習網站山西新聞網具有新聞采寫社會化媒體資訊和產品為一體的互聯網媒體平臺記錄社會、傳播信息每天24小時面向廣大網民和網絡媒體,快速、準確地提供文字、圖片、視頻等多樣化的資訊服務力求及時、客觀、權威、獨立地報道新聞,致力于應用前沿。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燒烤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燒烤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十月尾聲,房地產江湖并不太平,一家總部位于上海名為三盛宏業的百強房企說倒便倒下了,留給市場一地雞毛,也帶給行業又一片唏噓。

兔死狐悲,同樣耕耘在長三角的另外兩家小房企,或許已經感受到秋風的肅殺,有些事,必須要啟動了,比如上市。

月日,總部位于上海的港龍地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上市所募資金將開拓安徽等多省市場;此前五天,發家于安徽的三巽集團同樣赴港IPO,為助力實現千億愿景,去年它將總部遷往上海。

港龍與三巽有諸多共同點。赴港上市之前,兩者均是業內名不見經傳的小房企。業績規模小,但擴張速度快,負債同樣節節攀升。當下市場環境,中小房企宛如逆流中的鯉魚。上市,便是那需奮力一躍的龍門。

但隨著地產黃金十年逝去,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近期赴港上市的中小房企,均遭遇不同程度被低估的境遇。在當下市場環境,融資全面收緊,行業增幅放緩,留給小房企逆勢翻盤的空間已不再大。

趕赴末班車

房企上市隊伍又添兩名成員。月日,據港交所披露,港龍地產提交上市申請,華高和昇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此前月日,安徽三巽集團披露香港IPO招股書,建銀國際為獨家保薦機構。

年,港龍地產成立于常州,主要開發作住宅用途并附帶相關配套設施的物業,包括商業單元、停車場及配套區域。目前,公司已成為活躍在長江三角洲的房地產開發商,并在該地區實現戰略性地區覆蓋。

作為收益僅來自四個城市個開發物業的公司,至年,港龍地產物業開發及銷售收益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期間復合年增長率為.%;經營利潤分別為萬元、萬元、.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

住宅物業銷售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年,公司住宅銷售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分別占收益總額.%、.%、. %。

截至估值日期,港龍地產個城市個開發項目的總土地儲備為.萬平方米,包括.平方米已竣工項目、.萬平方米開發中項目、.萬平方米持作未來開發物業。

與港龍地產的激進增長有所不同,三巽集團過往幾年業績飄忽不定。年~年,三巽集團收入分別為.億元、.億元、.億元;毛利分別為.億元、萬元、.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萬元、-.萬元、萬元。

在年錄得虧損后,三巽集團此后密集發力。由于招股書未披露銷售金額,市場僅能從行業機構榜單中得知其去年銷售額約.億,位居行業名。但年,房企TOP業績榜單中已不見三巽集團的身影。

業績飄忽不定的三巽,是家族色彩濃郁的企業。目前,集團實控人為錢堃、安娟夫婦,二人分別持有.%、.%股權,錢堃的父親錢冰持有.%股權。

年月底,三巽集團將總部遷到上海大虹橋。歲出頭的年輕董事長錢堃在描繪未來愿景時表示,年三巽銷售金額要達到億元,年內實現千億目標!叭丝傄悬c夢想!彼f。

但征戰千億的路并非坦途。即使三巽將總部遷往上海,開拓全國市場,但集團仍是一家區域房企。截至年月日,三巽有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總土地儲備面積約萬平方米,其中約萬平方米位于安徽省,占比超%。

此外,三巽集團還因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前開始預售、違規宣傳、建筑工地環境違規、未能于交付物業前完成檢查程序等問題陷入多起訴訟。

實際上,年以來,中小房企在香港有過一波上市高潮。正榮地產、美的置業、弘陽地產、大發地產、中梁地產等紛紛登陸港交所,趕赴行業日漸微弱的資本紅利。

對此番熱潮,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正在申請上市的中小房企中,普遍都有著較高的負債率。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的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

以港龍地產為例,收入暴漲的同時,公司多項成本數據大幅增加,一般及行政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銷售及營銷開支自年的萬元增加.%至年的萬元。

隨之而來,港龍地產的負債總額從年末.億元大幅升至年末的.億元,截至年月日,負債總額已增加至.億元;年~年,港龍地產的資產負債比率分別達.%、.%、.%,今年上半年進一步暴增至.%。

市場再難取悅

身處資金密集型行業,房企資金需求巨大。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加大,收購兼并成為常態,開發商不得不依靠資本平臺維持規模擴張。據統計,截止年月,行業前二百房企已上市數量達家,占比達%。

從上市地點看,港交所無疑最受房企青睞,%上市房企選擇赴港上市。此外,選擇上交所掛牌上市的房企達%、深交所為%。

但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的逝去,相關調控密集出臺,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期待隨之減少。以年上市的弘陽地產為例,當時發行價每股.港元,僅為.港元凈資產的%。目前其股價在.港元左右徘徊。

據WIND數據滬深A股家房地產企業數據,年第二季度地產行業平均市盈率為.倍,處于歷年相對較低位置;而歷史上年第二季度的市盈率曾到過.倍。

市場觀望下,即使或遇低估值境遇,開發商仍掀起陣陣上市潮。殷切與無奈背后,是小房企日益惡化的生存環境。

克爾瑞數據顯示,年上半年,百強房企規模分化持續,行業競爭加劇。其中,TOP房企權益金額集中度達.%,同比提升.個百分點。留給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間愈發狹窄。

行業新常態下,越來越多小房企在夾縫中求生存。項目去化難、利潤空間壓縮、融資難成本高、競爭力不強等都是這些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更重要的是,目前未上市房企的融資方式主要為信托及銀行貸款,方式相對單一。以三巽為例,截至年、年、年及年月日,集團融資利率分別為.%、.%、%及.%。

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與融資結構有關。三巽的借款來源主要為信托及資管計劃,占借款總額的%。截至月日,集團通過信托及資管計劃融資借貸的本金結余總額為.億元,合作方包括萬向信托、民生信托、華融資產等金融機構。

業內認為,隨著上市后融資渠道拓寬,房企能通過長債置換短債等方式,改善企業財務結構。如正榮在上市后就嘗試境外優先票據、公司債、購房尾款ABS等融資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減少融資成本。

但戰略選擇與業務布局才是企業發展根本。過往幾年,中梁地產、新城控股等房企抓住三四線市場紅利,實現規模擴張。三巽想復制這一速度,近年集團深耕區域均為安徽小城市。然而,隨著棚改貨幣化退潮,三四線樓市已變天。若成功上市,三巽集團計劃提高在安徽的市場地位,同時布局杭州、寧波、無錫等長三角城市,拓展粵港澳大灣區、武漢、鄭州等區域及城市群。

愿景固然美好,但今日的地產江湖,已告別企業草莽生長的歲月,企業面臨的各方考驗更為艱巨。對于排在資本市場大門之前的小房企來說,能否讓上市變為公司治理、內部管控發生根本變革的推動力,或許比融資本身更為重要。因為,許多上市房企倒下的故事已經證明,上市一躍,并不是真正的“生死之門”。

燒烤




(成都養生網)

附件:

美容養生

中醫養生


© <養生網_主關鍵詞>成都養生網-提供健康養生常識、養生之道、食療養生、運動養生等其他知識 聯系我們

請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則后果自負,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

成都養生網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股票新股申购规则 明天股票走势 急速赛车网站 海王捕鱼怎么给好友送道具 福州麻将金坎是什么意思 哪个网站上有e球彩 股票论坛 赚钱的网络游戏 股票新手入门知识视 正规的股票杠杆公司